开直播、送外卖,餐饮业仍等待“春天”,老板们却坐不住了

来源:甬派 热度:

(黄敏杰(左)在直播间,帮大厨打下手)

昨天上午10点刚过,彩虹坊的老板娘黄敏杰来到自家的饭店里,她要为中午的炒菜直播提前做些准备。

近一个多月来,她每天都扎在店里,有时候给直播的师傅打下手,有时候还要自己上阵,做几样拿手菜,然后发到朋友圈吆喝一下。

“这次疫情,可以说彻底改变了餐饮人的经营思路。”谈及疫情对餐饮业的影响,黄敏杰很有感触。随着疫情好转,宁波的餐饮人都在转变思路,等待着行业复苏。

20多年的老字号,搞起直播卖菜

几天前的一个上午,记者来到位于宁穿路的彩虹坊大酒店时,门前的餐饮摊正在上菜,热气腾腾,香味扑鼻。

葱烤大排15元 、河鲫鱼12元、肉末茄子12元、烤土豆10元……新鲜出炉的菜品,吸引了不少过往市民,“价格蛮实惠,打包回去中午吃,刚好。”一位老大爷挑了一块大排,一份茄子,27块。

(鲍鱼炒饭)

“3月下旬,我们才开始做外卖,都是宁波人比较喜欢的家常菜。”黄敏杰是甬邦餐饮联合会创始人之一、常务副会长,也是彩虹坊的经营者。看着员工热火朝天地忙里忙外,黄敏杰还是挺高兴的,“疫情到现在,酒店大堂、包厢基本没什么桌餐。”黄敏杰说,他们店也算是大型餐饮了,让员工们做外卖,一方面是应对疫情影响,另外也想激励一下员工,希望大家都动起来。

彩虹坊在宁波已经开了26年,算老字号了。

“虽然现在生意不好,但也要对员工负责啊。”复工以来,彩虹坊员工到岗率在80%,大家的工资并没有因为疫情而降低。黄敏杰说,现在推出的外卖菜品,价格相当于以往的一半,“都是成本价!”这位女当家说,现在也没法去计算损失了,稳定员工人心最重要。以往她几天会来店里一次,现在几乎每天都来。在老板娘的带动下,员工干活也多了一份激情。

每天到店里,黄敏杰还有一项任务:直播炒菜。“也是刚学的,现在直播挺火,我们试了两个礼拜,反馈还不错。”在直播期间,黄敏杰有时候会亲自上阵,做几个拿手的家常菜,但更多是帮大厨打打下手,“手艺,肯定是我们大厨的好!”

(厨师长做直播)

直播链接她会放到社群里、朋友圈中,方便大家选购。

黄敏杰表示,这段时间,在他们的卖力吆喝下,直播带货一天也能做出几十单,“不赚钱,更多是聚人气,此外,也可以让顾客看到我们的食材和操作,让他们更放心。”

黄敏杰组建了不少美食采购社群,有小区居民,也有自己的朋友,每到饭点,他们的外卖销售还不错,“有客人把我们店当做自己的家庭厨房了,经常点。”

黄敏杰预计,再过两个月,等疫情进一步好转,家庭聚餐、商务宴请恢复后,店里的生意还是会好的,“我们现在做的这些工作,就是不要让别人把我们遗忘了。”

开宝马的老板,骑电瓶车送龙虾

(陈浪打包好龙虾,准备去送外卖)

陈浪也算是宁波比较资深的餐饮人了,人称“浪叔”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,他就在凤凰影剧院门口摆夜宵摊,做炒面,不少人应该都吃过。

后来二十年间,他办过汽车俱乐部,开过互联网公司,但餐饮行业,却一直放不下。七八年前的那个夏天,小龙虾一下在宁波火了起来,陈浪看准时机,重操旧业,在东湖花园附近租了一间门面,专门做龙虾外卖配送,十三香、蒜泥、清蒸是主打产品,由于虾的品质好,烧法地道,半年时间,陈浪赚到了回归餐饮行业后的第一桶金。再后来,他扩大了经营,数易店址,又搬去了老江东,开始做传统宁波菜,但主打的招牌菜还是龙虾……那段时间,他的工作主要是外出采购食材。

今年春节过后,在疫情影响下,他又再次回到了龙虾外卖的“职业生涯”,“整个行业生意都不好,那家店也盘掉了。”如今,陈浪把龙虾店开到了方圆中心马路对面,一间不起眼的门面中,“主要做外卖,这样成本可以控制一些。”陈浪说,现在他的龙虾基本是预定,一天三五十单,配送完就收工,“刨去成本及店租,基本只能赚回员工工资。”陈浪开玩笑说,现在他也是在给自己的员工“打工”,“他们都跟了我很多年了,不能亏待别人。”

由于店面只有二三十平方米,厨房操作间占据了一半,店里留下两三个人打理时,送外卖的活就由他接了,“老板以前每天开宝马上下班,现在宝马也换成电瓶车了,送外卖。”一位员工说道。

“还是骑这个方便,一般几公里范围配送,最多一个小时就能来回。”都说做餐饮行业比较辛苦,要起早贪黑,陈浪苦笑道:“现在要咬着牙,坚持下去。”

“老板,来了一单。”正聊着,陈浪的活来了,他起身和记者告别,戴上头盔,提着两盒热乎乎的龙虾,骑上电瓶车,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传统餐饮仍在等待春天

“目前来看,比较受年轻人喜欢的轻餐饮,基本恢复到了九成,而传统餐饮店,大概在四到七成之间吧。”宁波市甬邦餐饮联合会会长潘焕军是各大餐饮店的食材供应商,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目前宁波餐饮行业整体复工率在80%左右,但生意总体都不太好

潘焕军说,他们联合会会员单位在宁波的餐饮门店有一千多家。三月中旬,甬城各大餐饮店陆续复工,但受疫情影响,出门用餐的人也大幅减少了,因此规模较大的传统餐饮店生意都不好,“有些店,只能勉强维持运转。”

提及疫情下餐饮店的应对举措,潘焕军说,做外卖、进社区、上平台还是商家的首选。

“石浦饭店、宁海食府、老宁波1381等规模比较大的餐饮店,他们目前外卖都做得不错。”其中,有些店一天的外卖、外带营业额能做到九万元,一个月近三百万元,“这相当于以往整个酒店的散客经营收入了,这个很难的。”当然,这并不包括会务接待和婚宴。

这两个月,潘焕军也走访了很多会员单位,他发现,目前时尚类的轻餐饮,生意恢复的还是不错的,“有的基本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。”潘焕军说,疫情对整个餐饮行业的影响可能会持续一年。“现在大家需要互相扶持,抱团取暖。”

宁波市小而美餐饮分会会长、宁波涌上外婆桥联合创始人潘永健在接受采访时说,现在出来消费的还是年轻人为主,“火锅、龙虾、烤肉、串串等餐饮店,人气都不错。”

编辑:尘与雪

标签:餐饮业
分享到: